新闻详情

【深醒智慧城市】“认脸”,提升城市安全感

143789867639974882.jpg


2018,深圳,小雨。

在红灯还剩四十多秒时,一名叫巫彬的男子骑着自行车,后座载着女儿轧过斑马线,没在意正指挥交通的交警。

他想不到的是,闯红灯这一幕,被深圳交警的人脸识别系统抓拍到,连同他的姓名、身份证号,予以公示。他的头像,也会出现在安全岛上的显示屏上,这是他送女儿上下学的必经之路。

人脸识别的“天网”一旦开启,无论要搜寻的人身在何处,都能通过动态人脸识别,在数秒内识别20亿人,对目标的面部准确定位,这是科幻片《少数派报告》中的情节。如今正在成为中国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如今,一个事关每一个人安全感的战场,已经成为现实,如同热兵器取代冷兵器般,一支新锐力量在势不可挡地崛起,人脸识别在改变着战场规则。

335403403649008894.jpg

艾瑞咨询4月发布

《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行业研究报告》


艾瑞咨询发布《2017年计算机视觉行业研究报告》估计,2017年中国计算机视觉市场规模预期为40亿元,而凭借安防领域的爆发性增长,预期2020年将增长至725亿元。


做全球治安最好的国家


2016年1月22日,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,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发言中指出,“推广使用危爆物品非接触式侦测、高清人脸动态识别、语音声纹识别等技术装备,提高对涉恐要素识别、预警能力”。

2015年,人脸识别技术让新疆昌吉州公安局一位缉毒大队队长将信将疑,他拿出五百多张毒贩的照片给袁培江,袁培江师从中国人工智能泰斗张钹院士,是深醒科技CTO及联合创始人。

通过入库,照片被翻译成可供机器认知的特征码。刚入库完,立马就报警。一出警,警察逮到一个毒贩,身上藏有3克多海洛因。

这不过是袁培江当初编写的一个仅二十多兆的小程序,“很粗糙”,却收到奇效,这让他看到了警方对人脸识别技术的需求。

人脸识别,让不可能成为过去。

吸毒是高频行为,在一栋楼里,如果有吸毒人员频繁进出,那可能就有制毒、贩毒的窝点。深醒归纳出毒犯分布的规律,让针对性的打击屡试不爽。深醒科技董事长卢臻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在某次重大会议期间,深醒协助某地警方抓捕大量吸毒分子。


图片2_副本.png


在远离大众关注焦点的荒凉地,人脸识别也在沉默而有力地改变着格局。2017年6月4月,新疆某地一名妈妈报警,称9岁的女儿丢失。面对焦急的家长,民警让其提供孩子以往的照片,这位妈妈手机里只能找到女童幼时的照片,还是侧脸。系统发现该女童在某一监控点位出现,民警迅速出警,半小时不到,母女团圆。

“一个失踪儿童干预系统,太有必要了。”卢臻说,儿童人脸识别相较于成人难点在于特征数据少,儿童的骨骼特点少,脸比较平,很多小孩长得都很像,容易导致误报。针对性的人脸识别算法,隔开了这些横阻在亲情间的罪恶之手。


人脸识别诡计无所遁形


2018年,借助深醒系统,某地警方在闹市中抓到一个逃犯。这是从外地流窜来的一个贩毒分子。


92512715658175376.jpg

这个身上背着多桩刑事案件的通缉犯,居然在流窜路上一路大摇大摆乘飞机、坐火车、住五星级宾馆,完全不避讳沿路安检。原来,他冒用同胞哥哥的身份证,洗白了身份。这通过正常的人机核验是查不出来的,但除非整容,他的脸和人脸识别的黑名单数据库依然是一致的。

这对警方的战法和业务流程带来全面冲击。以前警方没有“视频实时告警”的业务流程,如今,得重塑从值班、报警、处置到抓护送的整套制度,实现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的业务流程改造。而由于抓捕效果太好,这条有别于110接警流程之外的全新流程,甚至涉及以往不曾规定的后送环节。

为什么呢?

人脸识别的影响,开始在向警方的肌理渗透。“深醒”与警方协商,优化出警流程和数据流通流程,随着流程的优化,出警从15分钟缩到一两分钟。当出警流程变得更快捷时,抓捕的时间纪录由此一次次刷新。

如今,用户的业务模式已变,由原来的巡控模式变成监控报警和出击抓捕模式。当一个嫌疑人出入不同的管制刀具店或者加油站,按传统的技侦手段,除非有线索触发、线人举报,否则是不可能发现的。而人脸识别系统则会自动告警,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多次加油,那就会被系统认定为可疑,有可能是在私储汽油作他用。


“这不是一场战争


面对新事物,冷眼有之,惰性有之,各家参差不齐的技术水平,让警方对待人脸识别的热情之火,忽闪忽灭。

2016年,某市公安局的值班室里,一根报警器的电线被剪断,垂在门口。不够高的识别准确率让警察频频做无用功,嗡嗡声响起,警察到现场一看,才发现并非抓捕对象。“出警十几次能中1次就不错了”,倍感失望的警察剪断电线,对人脸识别技术投出了不信任票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一些公司迎合着面子工程的需求,上马人脸识别算法,是为了给自己贴金,以炒高公司估值。可实务上频频漏报、错报,很打击一线警察。

效果是对质疑最好的回击。一位警官拿着30年前的高中同学黑白合影来找“深醒”,要求从全省3500万人中把这27个人找出来,结果全都首位命中。卢臻说,有意思的是,当熟悉的名字一个个跳出来,警官发现,很多同学他连样子都认不出了。

75848585185056872.jpg

按照十三五规划,国家已明确要求2020年,重点公共区域视频监控联网率达100%,重点行业、领域涉及公共区域的视频图像资源联网率达100%。

“我们的目标是天下无贼。”卢臻表示,2018年,深醒会在数据上有一个巨大的飞跃,会在一些城市全城人脸布控,这会产生巨大的数据量,对算法和算力都是考验。“如果从监测1万人扩展为监测500万人,那可能就会有大量的误报,那就得靠算法提升,减少误报,否则的话很多地方就会出错警。”

袁培江说,他们要斗争的是逃犯层出不穷的反侦查伎俩,蒙面、戴墨镜,甚至易容术都在其列。如果犯罪分子躲着摄像头走,可能只拍到他半个身体,但通过人像识别或车脸识别,同样可以锁定逃犯轨迹。

这不是一场战争,需要从技术上突破很多的难点。计算机视觉提升城市安全感是从认脸、识车、辨物技术开始,应用到预警可能带来危险的行为、识别制造危害的人,依此提升城市安全,守住智慧城市的底线。


合作伙伴
渠道合作
关于我们
加入我们
客户至上、团队合作、诚信敬业、奉献精神、勇于竞争
商务合作:marketing@sensingtech.com.cn
媒体采访:sunjiayue@sensingtech.com.cn